我不是假哭

 我不是假哭(小小说)


大学毕业后林大庄一直不顺,先是找工作被撞断了腿,肇事车跑了落下一身债;接着一份临时的工作也泡汤了,日子过得捉襟见肘。这天一大早,他刚要去劳务市场找活干,电话响了,是三四年没联系的同学刘民。刘民开口就说:“哎呀大庄,可找到你了,能不能帮我个忙?”


林大庄一愣,问:“什么事?” 刘民焦急地说:“昨天我们董事长突然犯心脏病去世了,他儿子想把葬礼搞得热闹点,要我租车雇人……”林大庄尴尬地打断他的话:“老同学,你找错人了,毕业这几年我东奔西跑,一直没有固定工作,生活都保障不了,哪有车呀。”“不是,两百多辆车我都租好了,现在就缺人,尤其是像你这样的音乐学院美声系本科毕业生!”见林大庄越听越糊涂,刘民急了,老同学,算我求求你了,在大学时我就发现你声音洪亮、情感真挚、善于煽情,你来陪哭,肯定能有效烘托葬礼气氛……


搞半天是要自己去当陪哭的! 林大庄哭笑不得。刘民说:“你就别犹豫了,别人一天五百,我给你一千!” 林大庄不禁动子心,问:“什么时候开工?”“马上,你在家等着,我开车去接你。”


到了殡仪馆,林大庄放眼一看,连呼气派,只见殡仪馆黑压压停了几百辆车,院里院外是花山圈海,人流如潮。听着从告别厅传来的此起彼伏的哭嚎声,林大庄却怎么也调不起悲痛的情绪来。刘民再三叮嘱:“老同学,你听听,我雇的这十几个业余哭手都哭得精彩卓绝,你得给我露一手呀,可别丢了咱美声专业本科生的脸!”


林大庄点点头,一瘸一拐地走进告别厅,听着耳边撕心裂肺的哭声,他在心里拼命地酝酿感情。喉咙剧烈地呜咽着,却怎么也哭不出来。刘民正在着急,林大庄瞅瞅玻璃棺里鲜花簇拥的死者遗容,忽然浑身一颤,仿佛被一刀卸掉了胳膊,一头倒在栏杆上呼天抢地地放声痛嚎起来,声泪俱下,鼻涕大把大把地往外甩,把那十几个业余哭手惊得齐刷刷地抬起头,个个自惭形秽。


刘民没想到林大庄能哭得这么惊天地泣鬼神,赶紧递过一块雪白的手绢,哽咽着说:“大庄,哭吧,董事长生前对咱不薄,今天你就痛痛快快地哭过够吧……”


“呜……董事长,你怎么走得这么快呀……”林大庄明显进入了角色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啕大哭,“往后我再去找谁呀……”


不知不觉哭了两个时辰,林大庄嗓子都哑了。刘民见状,忙把他拉进殡仪馆馆长室,把一千元的红包塞到他手中说:“恭喜你老同学,你这一哭哭出个金饭碗来了!”


林大庄似乎还沉浸在极度的悲痛中,低头不语,一个劲地抽泣。这时馆长走过来,满脸欢喜地说:“小伙子,你可真是个人才啊,你不是没工作吗?我决定聘请你当殡仪馆的专业陪哭师,工资待遇嘛……”馆长笑眯眯地想了想,说,“放声痛哭50/小时,呼天抢地100/小时,绕梁三日200/小时,山崩地裂300/小时……”


“多少钱我也不干!“林大庄突然哑着嗓子憋出一句,”我不会假哭!“


“假戏真做,你做得很出色呀!“刘民没料到林大庄会拒绝,吃惊地说。


林大庄抬起一双失神的眼睛,忘了刘民良久,忽然又放声大哭:“我哭你董事长是真心的!”


“他是你救命恩人?”刘民一头雾水。


“屁!”林大庄痛嚎一声,“他就是撞断我腿的肇事者!找了三年找到个死人,我能不肝肠寸断地痛哭吗?”


选自《微型小说选刊》201010期,作者孙胜杰

教师节后的伤痛

教师节后的伤痛


今年的910日,是我国第17个教师节。在节日祝福余音未了、各位教师还沉浸在节日快乐的甜蜜之今日——928日,一件亲眼目睹的事情让我痛心,我的文笔无法形容心中的那份伤痛。


我的邻居,一位年轻的英语女教师,有着六七年的教龄,今日,她的全部家当,包括床、被褥、桌子、椅子、电脑、书籍等各种东西,被学校清理了出来。理由是她未经校方许可私自“占领”了一位调出老师的房子。说是私自“占领”,那也不准确。我记得前年向领导反映住房问题的,就有一个她,她今年暑假才搬到我的隔壁,论资排辈也该轮到她了吧。可从校方今天的行动我推算出大概是没有得到领导的许可,是不合法的。说是许可,其实就是领导点一下头,他不点头你就不能做,他一点头你就可以做。谈到住房问题我也不怕各位老师笑话,我们学校教师住的还是一些低矮的瓦房,都是东家走西家进、南边破北边补的那一种,这种瓦房有的比我还年长。07年九江一次小型地震我们学校老师吓得如同老鼠不知何处可藏。领导们住在楼房里,因为他们教龄长,我们年轻教师应该吃苦,住瓦房。关键是瓦房都没得住,要想住进来还得论资排辈。我04年进学校,06年因结婚反复找领导才分得一间16平方米的瓦房歇脚,108月搬进现在住的瓦房里,两间外加一个小院子,,虽然破旧,感觉还算宽敞。


说起住房,真是令我们年轻教师头痛的事情。学校年轻教师多,生活压力大,学校住房又十分紧张,学校集资盖房领导说这也违法那也困难没能动工。年轻教师诉诉苦,他们便说你们算不错了,我们刚出来才四十元钱一个月,你们现在至少是一千元啊。话是这么说,可两者有可比性吗?这两个时代人民币的购买力不同呀。那时猪肉七毛钱一斤,现在十七块 ,那时拿钱买不到东西,现在拿钱买不起东西。教师也是人,他也要过日子,他同社会上其它行业比,无法啊!年轻教师结婚买房子哪里不要钱。到现在我可是一个大房奴,每月按揭一千六,我的工资全部扣除还要加七十多元。老婆总是说,“看你一天忙到黑,就是没钱。一个月一两千元家里柴米油盐都不够。“老婆说着我只有乖乖地听着,的确如此啊。要不是教语文学了一点苏东坡的旷达,几年以后恐怕要患心肌梗赛了。


老师也是人,他也食人间烟火,他也有老婆孩子,他也要过日子啊。可我们的很多领导一味地强调奉献,难道老师的奉献精神非要他们说我们自己才知道。每天早读语文英语老师要起早,学校补贴一元钱,这还不够领导们的一支香烟钱。你说领导买香烟吃喝也是教育奉献?说到住房,我们全县中小学校这几年都买了教师的住房公积金,可我们学校是个例外。为什么?不知道。我只知道“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。“在我们这样一个和谐社会,领导更应该为民做主啊。


再说,这位女教师,她也该到分住房的时候了,领导为什么不能给她安排住房呢?原先十六七平方的房子对一个已成家立业的人来说是小了点。况且我记得学校在05年开年终会上,领导说学校这几年住房紧张,年轻教师要克服一下,但只要结婚,学校再难也会保证两间住房的。而今,人家结婚都生子了,学校的保证在哪里呢?今日动员清理队强行将其家当全部搬出是谁赋予的权利?众目睽睽之下,将一个正式职工的物品全部搬出暴晒,情理何在?我们老师要爱护孩子,又有谁来爱护我们老师呢?这种行为是和谐社会的和谐行为吗?这是我们学校对女性同志的待遇吗?这样做难道就是领导们所说的公平公正吗?……


呜呼,我说不出话来。


隔壁一阵阵叮咚声响,那是清理人员换锁封门的声音,这声音如锥子一般锥莿着我的心窝,让我说不出话来。


“家丑不可外扬”,这是我们学校内部的事情,我不想说,因为我爱我们学校,可我更爱我的同事呀!这些可爱的乡村教师们,他们在辛苦的工作 ,为了乡村的孩子,是多么的不容易呀!


所以,今天,我语无伦次地说了上面的几段文字。

家庭教育手记

        家庭教育手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 第一天


 9月1,星期四,又是新开学的日子。我和妻子也在考虑将半的儿园然而儿一直跟在我们身边玩得很心,他愿意去学吗?上学期尚小,我们把他送进去适应两个月,情况还好,可一个暑假幼儿园的快乐又忘得差不多了。妻子几次不意地他,“要不要上?”子都是回答不上,度之坚决,似乎有商量的余地。


不,新开学了,该怎样诱导他去上呢?


饭过后,子坐在床上玩木,看那子,很认真


“亦朗(子的名字),今天去上学吧那儿有很多小朋友玩”妻子坐到床旁问儿子。


“不去,家里好玩,幼儿园不好玩子不愿继续玩他的木。


我知道直接叫子去,他肯定不答应的,也拐个弯儿,他注意的。于是我坐到子身“亦朗,在搭什



好,爸爸跟一起搭火,好不好?


好,我一个积木,迎我的加入。


几分钟过后,一辆长长的火搭成了,子扶着在席子上推推去,驾驶员子,神情很投入。


“亦朗,这积木是谁给你买的?”我问儿子。


你买的。”


“喜不喜?”


“喜。“子低着回答,的都是实话


“爸爸在的?“


“超市。“


“超市好玩?“


“好玩。“


“爸爸再陪一趟超市,去不去?“


“去,“一听说去超市,子立刻放下手中的木,爬下床,要我跟他一起去超市。


我看第一步成功,便拿了车钥匙,子往幼儿园方向的超市去。


在超市口,直奔向喜洋洋的蹦蹦车我口袋里掏出一元


我蹲下身,看着子高子,我也好神往童年的生活。


几分钟过后,蹦蹦车停了,我又趁机诱导


“亦朗,的幼儿园哪儿走?“


“在那,“子用手比着,得很神


“哦,爸爸今天跟一起去看看小朋友有,好不好?“


“好。“


“爸爸不怎么走,你给爸爸带路。“


成了向导,站在子前面,不地提醒我:“爸爸,在前面“爸爸,上到”……


到了幼儿园,老很高地接待了我。于是我便给儿了手续报了名。


 


按语:教育是一门艺术。我们在教育孩子的时候,要尽量照顾到孩子的爱好与兴趣,对于其不良的行为习惯要因势利导,甚至要动脑子曲意引导,否则孩子就会产生抵触情绪。对于孩子的要求我们万万不可一味迁就与满足,使孩子滋生“小帝王”心理;但也不能置之不理,我们要相信孩子、监督孩子、同时更要爱护孩子。玩是孩子的天性,玩什么,怎么玩,家长老师要注意监督与引导;二,孩子的情绪具有不稳定性,我们要注意引导,使其避害就善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怀念贺康明先生


 


先生生前和我同住在学校门口的一排旧式瓦房里,那瓦房其实是由学校的老式教室改造而成的。先生住在东头,我住在西头。


从我家到先生门前只有二十步,从先生门前到我家也只有二十步。我每天上课,都要经过这一段路程,下课归来,也要经过这一段路程。


记忆中,先生总爱在白天面向门口端坐着,静默地看着屋前来来往往的行人,清瘦的脸上带有慈祥的笑意,一双特别有神的眼睛配着一头雪白的寸发,显得格外精神。


而今,这位白发的先生不在了,他的房门紧闭着。先生不在了,可这二十步的路程还在呀!再次走过先生的门前,看着熟悉的门锁和锈迹斑斑的门面,心中有种酸楚的感觉。两岁的儿子每每来到先生的门前,也会用小手推推紧锁着的门扉,问我:“爸爸,爷爷怎么不开门?爷爷到哪儿去了?”“爷爷出远门去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,”我认真地告诉儿子,然后默默地拉着他走开,此时我的心情万分沉重。


2009831,是先生去世的日子。那一天,学校和往常一样平静。高三的暑期加班课已经结束,高一新生还没报名。学校正值这间歇的当儿,校园里静悄悄的,可就在这个静悄悄的早晨,先生静静的走了。先生生前不愿麻烦别人,临走也不愿惊扰别人。在先生去世的前一天,他的几个学生都来看望他,都说那一天是他们见过先生病后精神最好的一天,可他们也万万没有想到先生却在最好的一天夜里静静的走了,像枝头掉落的一片秋叶,悄无声息迪随风去了。


 



 


我是20049月来复兴中学教书的,当时仅知道先生是一位退休教师。虽然天天从先生门前走过,但看着先生从不打扰别人,我们晚辈也不便去打扰先生,所以一年多以来,尽管常从先生门前走过,也没跟先生说过一句话,只晓得先生姓贺,很少外出,孤身一人,常在家里端坐着。


2006年的一天,先生隔壁的周荣宗老师因病突然去逝,那时周老师仅50出头的年龄,家有一个八旬的老母和大学尚未毕业的儿子。周老师在学校专门从事印务工作,平时善于言笑,大家对他也很熟悉。可他的突然病逝, 让我感觉到生命的瞬息无常­­­­­­­­­­­­­­——一个好端端的生命,转眼间说没就没了。听旁人说,周老师去世,先生题了一副挽联并捐赠1000元钱以表哀悼。从此我才知道先生是一个大爱之人,并开始注意先生了:先生退休已有十余年,头几年还一直在杭州海南等地坚持教书,先生与我同行,从事语文教育工作有40多年,他孤身一人,终生没有婚娶;每年春节,总有许多学子专程来母校探望先生,有的长达20余年,从未间断。


有一回,我到县城参加一个同学的婚宴,筵席上,认识一个同行,他向我打听贺老先生,说,自己是贺先生的学生,一直有个愿望,想来复兴看望老先生。回来,我跟贺先生谈起了他的这个学生,先生告诉我,这个学生不是他自己班的,是隔壁班的,他只给他们代过一个星期的语文课,先生还能说出这个学生的名字。一个教师,事隔二十多年,还能清楚地记得他当年所代班级学生的名字,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啊!听说,我也经常亲见,每逢节假日,先生门前总停放着一些小车,看车子的款式和品牌,就知道车主都已事业有成。这些有钱有地位之人,事隔多年,还一直挂念着自己长年居住在乡下的一个普通老师,可见,这位老师该是多么的伟大啊!


所有认识先生的人,都说:“先生,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。”


临终前一年,先生还将他多年订阅的语文报刊杂志转送于我,说是我留着以后有用:有时,还将别人孝敬他的一些水果糕点之类的东西硬塞给我,我执意不收,但看他恳切坚决的神情,我屈服了。偶尔,夫人也做一点鱼肉荤腥之类,叫我送一点给先生,可先生就是执意不肯收受。碰到这样“不拿群众一针一线”的的先生,我真的拿他没有办法。


闲暇时,我也喜欢到先生家去坐坐,听他讲白崖寨里许多离奇的故事,或是带我两岁的儿子到先生门前,哄他亲切地喊先生“爷爷”,每每这时,看到先生脸上的笑容犹如一朵在夕阳下盛开的灿烂的纸花,我就知道先生的心情特别的舒畅。


 



  


好景不长,2009年的上半年,因伤风感冒先生的肺结核犯了。前两年周老师还在的时候,他的肺结核就犯过一次,是周老师跑到我家叫我夫人去给他看的。那时周老师告诉我,先生不愿意与女子谈话,尤其是陌生女子,大概是“文革”期间,因遭“武斗”,先生不敢接纳一女友的缘故吧,他的父兄就是在“文革”期间惨遭不幸的,因自家成分不好怕连累别人所以终生没娶。这一次,先生病得不轻,吊了几天点滴,不见好转,夫人建议他到大医院做个检查,结果说是癌症,已到了晚期。五一放假回来,先生不在,一打听,说是被学生接到北京的一家大医院动手术去了。先生那瘦弱的身体,能经得起手术的考验吗?在先生去北京的一段日子,我一直挂念着先生,心里在默默地为他祈祷。一个月后,先生回来了。脸上更加清瘦,但依然每天坚持坐在门口,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。先生回来的头个把星期,是一个小伙子照料他,那个小伙子听说是他的养子,这养子是先生一个得意朋友的儿子,那个朋友临终前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先生,小伙子现已博士毕业,在上海工作。先生本性就是一个不愿拖累别人的人,哪怕是他的儿子。一个星期后,先生把小伙子支走了,代由先生的侄女隔三差五地来看望他。先生在疗养期间,经常有人来探望他。那一段时间,我基本上也天天去看他,有时自己有事,不能去了,他便问我夫人:“礼义今天哪去了,怎么没见到他?”可有时,我到他那儿坐坐,坐得时间稍长一些,他又催我走,说:“你要回去啊,红华(我夫人的名字)在家里忙,孩子又小,去帮帮她吧。”唉,多好的一位先生!


从北京回来,先生康复得很好,每天坚持吃药,打点滴补充能量。只是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端坐着,身子斜靠着椅背,头总是深垂着,也许“先生的大去之期不远矣。”


可是谁也没有想到,先生走得如此的匆忙,如此的平静。就在先生去世的当天上午,他的侄女在门前哭得很悲。他的学生一接到恩师逝世的噩耗,也纷纷从外地赶回来,像儿女一样为先生操办后事。


整理先生的遗物时,没有找到先生的遗嘱,只在衣柜里找到先生两沓用报纸包得很整齐的钱款,上面都工工整整地写着钱款的归属:一沓留给他的养子,一沓留给他在北京帮他支付手术医疗费的学生。先生一生清贫如洗,他的退休费听说都捐给了自己家乡的贫困生了,这笔钱大概是先生术后报销的医药费吧。


 



 


 96,是生开追悼会的那一天。


   追悼会上,哀乐低回,人们默首垂泪。看着先生熟悉凝结的遗容,我哽咽无声,泪水模糊了双眼。礼堂内人山人海,他们不是先生的亲人,但胜似先生的亲人。


遵照先生的要求,先生的骨灰洒在了复兴江外的柳树林里。先生想站在长江边,看着长江人,望着长江水。应家人的要求,在先生的老家凉亭镇埋了一个先生的衣棺冢,让子孙后代永远记住先生。那天,送行的车辆像一条长龙,,缓缓地由县城殡仪馆到复兴江外的柳树林,再由柳树林返回到凉亭镇先生的老家,绵延有一百多公里。


先生静静地去了,没有任何牵挂。


时至今日,先生去世已有两年多,每每从先生门前走过,我都会不自觉地想起先生。心中一直想为先生写点什么,但因自己的笔拙久久未敢动笔,此次学校清泉文学社的催稿,先前又有对孩子们的许诺,才勉强写就此文。


谨以此文来怀念我敬爱的贺康明先生。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420


 #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#

父亲 的哲学

2008年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年。那年,我刚好30岁,开始步入做父亲的行列。第一次做父亲,心中的那份喜悦难以言表。为了这一天,我酝酿已久。十月怀胎前就戒烟禁酒,买胎教书籍,听胎教音乐,和妻子外出散步,隔着妻子的肚皮和儿子说话,…… 可谓忙得不亦乐乎!为了孩子,自己做出牺牲也情愿。第一次抱着儿子,茫然不知所措,六斤的重量,瘦长的个儿,稀松耷拉没长饱满的细嫩皮肉。这是我的儿子?儿子也睁开眼看了看我——他的父亲,“哇”的一声,似乎很不满地哭 了起来,我使劲小心地抱着他,生怕他会掉落消失似的,怀疑自己是否是在做梦,可看着病床上熟睡的妻子,我开始明白:从此刻起,我是一个父亲。


初为人父,自己没有经验,脑海里便认真搜寻着我父亲的身影。


只记得小时有一回去外婆家,父亲把我高高地举过头顶,让我双脚驾在他的脖子上把他当马骑。那时,我大概只有四五岁。


随着弟妹的出生和长大,印象中的父亲总是早早地起床外出做工,直到天黑了才回来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父亲和我们一起玩耍的日子很少,除小时驾马的情景外我记忆中感觉很寥寥。


父亲对我一直很宽容,从不苛求我,也很少打骂我。父亲像一头牛,默默地耕耘着,身后翻卷起垄垄的泥土,散发着质朴的香气。父亲有使不完的力气,,他,为了撑起这个家,无所怨言。母亲经常唠叨说,你们三个人,父亲小时候从来没为你们洗过一次澡。在我印象中,母亲这句话或许是真的,但我知道父亲不是因懒惰或故意而逃避。


现在想来 父亲正在走着爷爷年轻时候的足迹。听大伯说爷爷年轻时也是整天起早摸黑外出做工,家里只能是大孩照顾二孩,二孩照顾小孩了。而今父亲成家了,爷爷年老了。


父亲自然接过了爷爷肩上的重担,爷爷则代替父亲在家照顾娃娃。教子,父亲的责任,在中国乡村多少不一总是由父亲的父亲来完成,这也许就是父亲们因操劳而给予孩子的 “迟来的爱”。


的确,记忆中,小时候,我跟爷爷相处的时间比父亲长。


母亲常说我两岁就跟爷爷睡在一起,直到读高中。 小时候爷爷不管走到哪里总喜欢带着我,我也喜欢跟着爷爷。热天,我们戴着大草帽到菜园摘菜捉跳蚤;冬天,到屋檐下用竹竿敲落串串冰条;闲时逛街听评书、放牛摘麦管做喇叭吹;忙时在灶炉里烧香喷喷的红薯吃。那时感觉爷爷是一个老孩子,跟他在一起,有无穷的乐趣。 有时,晚上,爷爷还要我为他读他新买的《新编增广贤文》和《三字经》,记得那时我才读二三年级,汉字认不了一筐,总是边读边查字典。爷爷对我的影响很大,也就是从那时起,我对文学产生了兴趣。三年级,就读过梁羽生金庸的武侠小说。一本盗版的金庸小说,曾边读边改正文中的错别字。为此而感到无比的光荣。因跟爷爷听评书的影响,从小就欣赏薛仁贵岳飞那样有着凛然正气的英雄人物。


  爷爷八十多岁的时候,瘫病在床,生活难以自理,全靠我们服侍。记得一个下午,大伯驮着爷爷进屋,一个老人压在另一个老人身上蹒跚前行的情景,在夕阳下,好比两株紧偎在一起的弯弯的苦楝树。


而今,爷爷走完了他为人父的历程,去了。大伯也去了。每每祭祀的时候,二伯和父亲总是并排虔诚地跪在爷爷的坟前,默默地烧着纸钱,久久不忍离去。


父亲今年59岁,长期的劳苦,变得消瘦了许多,身体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壮实。我也经常叮嘱他,叫他不能像年轻时那样辛苦干活了。几次把他接到我这儿,住不了几天说不习惯执意又走了。我知道父亲留恋生他养他几十年的故土和那几间老屋。


儿子现在四岁了,扶老养小的重担落在我肩上。我也感觉自己像父亲当年那样义无旁贷地旅行了。我也常想,等儿子长大,结婚生子的时候,我也会像父亲爷爷那样渐渐地老去。做父亲的都不会有怨言。


这也许就是父亲一生的哲学。


 


谨以此文献给我59岁生日的父亲,并祝福普天下所有父亲身体健康、万事如意!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