庖丁形象之美

庖丁形象之美


安徽省宿松县复兴中学  石礼义


今天刚教完《庖丁解牛》一文,深深地感触到庖丁形象之美。


庄子塑造庖丁形象文字非常简约,可技术相当高明。全文以庖丁与文惠君人物对话构文,情节轻巧。对于庖丁形象的塑造,庄子主要从三个方面表现庖丁形象之美。


第一段的场景描写非常重要,我们要重点欣赏。它既是故事情节展开的基础,又是庖丁形象的直接正面亮相。解牛本是一件非常血腥令人胆颤的恐怖事件。一个以力气据称的强大生物,要以非自然死亡的手段结束它的生命,那种垂死挣扎的场景是让人恐怖的。小时候经常看到屠户杀猪的场景:三四个劳力狠命地将猪按在地上,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鲜血和猪歇斯底里的挣扎与哀嚎。这种场景我从来没看到过美。杀牛应当比宰猪难度更大,更血腥吧。


可是这样一个血腥的事件,在庄子的笔下,在庖丁的刀下,却呈现出一种异样难得之美。


首先,请看庖丁的动作之美,“手指所触,肩之所倚,足之所履,膝之所踦。”对于解牛,庖丁手脚并用,全身能使力的关节都用上了,可是他并没有手忙脚乱,气喘吁吁,而是不紧不慢,不慌不忙,从庖丁的动作,我们可以看出庖丁解牛的从容与胸有成竹,如果不是一个技艺高超的人,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。紧接着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庞然大物在庖丁的刀下温和地皈依于大自然了,它没有一丝挣扎,至少它的挣扎是无效的,没有一丝痛苦,死亡在这里应当也是幸福完美的。不信,请听那声音,“砉然向然,奏刀騞然,莫不中音”,这里庄子用了两个拟声词极微妙地刻画了庖丁进刀解牛的声音,“砉然”声音较小,“騞然”声音较大,期间,只听到“砉然”与“ 騞然”交错的声响,围观的人都屏息观看欣赏,大家不敢出一声粗气。可以想象庖丁解剖一头牛需要“进”多少刀,极单调的“砉然”“ 騞然”之音,在庖丁的刀下,却变成了美妙动听的乐音。解牛这样血腥的生活事件,却成了一个制造艺术品的精致事件,这里庖丁自然就成了艺术家了。所以,庄子说“合于《桑林》之舞,乃中《经首》之会”。


其次,神态描写之美。像庖丁具有这么高超解牛技术的人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。这种技艺的习得,不仅需要一个漫长艰辛的历练过程,也需要当事人具有超强的领悟能力。在我们现在,肯定是一个走红的一流的专家。我们现在很多专家凭借着自己的“半桶水”的水平,喜欢指手画脚,用自己的意志去左右别人,也不管这种意志正确与否。可是他们与庖丁这个一流专家相比,差远了。从第一段我们就对庖丁的才识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尽管如此,庖丁丝毫没有放弃对困难的执着追求,他面对困难,不是知难而退,也不是旁枝侧出,而是沉着冷静地直接面对。“怵然为戒”,心理上的准备和小心,,写庖丁的眼睛,凝神专注高度集中,“,以庖丁动作的迟缓来表现他的认真与小心翼翼,“謋然己解,如土委地”,是读者从文字中读到的庖丁成功解决困难后的喜悦与亢奋,在前面,我们读者似乎也跟着庖丁一起凝神以待:“视为止”我们凝神,“行为迟,动刀甚微”,我们屏息,“謋然己解,如土委地”,我们亢奋愉悦。“提刀而立,为之
四顾,为之踌躇满志“,困难解决了,庖丁也在享受着成功给他带来的愉悦,可是他没有高呼,也没有尖叫,这种得意而不忘形的愉悦很有修养,也是美到了极致。“刀而藏之”,庖丁的欣喜具有内敛典雅之美,在喜过之后,他立马回过神来,擦拭刀具收拾刀具,一“善”一“藏”,先“善后“藏,态度之认真,程序之先后,纹丝不乱。


最后,句式文辞之美,让人称叹。在第一段写庖丁解牛场景时,庄子用了七个四言短句刻画。前四个通过视觉写动作,句式相同,都是身体部位加上一个“之“字,再加上一个所字结构,句式整齐,音韵和谐,节奏舒缓,五六两句都是通过听觉写声音,庄子高明就在用拟声词描写,既惟妙惟肖,又以静衬动,使单调的拟声词变得和谐优美起来。第七句和后两句连成一体,着力称赞庖丁解牛韵律之美,节奏之妙。


的确,在《庖丁解牛》中,庄子用它高超的文字表现力为我们刻画了一个形象鲜明的庖丁形象。其高超的解牛技艺让我们惊叹。庄子高明的文字表现力更让我们惊叹。


 


 
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