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——2011年安徽高考作文面面观

2006——2011年安徽高考作文面面观


2006年——2011年,安徽高考自主命题已经走过整整六个年头。在这六个年头里,安徽高考作文的命制情况如何呢?本文将对这六年安徽高考作文题作一下概括性述评


2006年,是安徽高考自主命题的第一年。我们对于新高考没有任何经验,只能模仿别省,像高考这样全国性大型选拔人才的考试,必须认认真真地模仿,神似不成,那也得形似,千万不能走样。第一年命题,第一印象尤为重要,求稳是关键。新高考不能走老路,穿旧鞋,要有点新样子。


作文形式有命题作文、材料作文,话题作文、新材料作文四种。其中命题作文是最古老最传统的一种,其次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兴起的材料作文,然后是2001年开始出现的话题作文,最后才是2005前后出现的新材料作文。2006年,命题作文和材料作太传统,是旧高考形势下的产物,新材料作文太过年轻,人们的是非评判还不够成熟,话题作文的出现可有四五个年头,人们对这种作文形式的认识已比较深刻。话题作文刚出现时,它作为一个新事物,相对于传统的命题作文和材料作文,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,所以在头两年里,话题作文好声一片。可惜好景不长,随着人们认识的加深,它的缺点和局限也开始显露。2004年,话题作文开始走下坡路。2005年,上海《语文学习》杂志在第5期开辟了“话题作文的回顾和思考”的关注专栏,专栏中所反映人们对话题作文的看法不小。尽管如此,话题作文在安徽还是第一回,本着命题求稳的原则,2006年,安徽高考作文搭上了话题作文的末班车。现在回想起来,这种选择是正确、值得肯定。


我们再看2006年安徽以“读”为话题的话题作文。其两段解释性的文字很重要,它是以“什么”切入话题和“怎样”切入话题的关键。第一段说明“读是什么”的问题;第二段说明读的方式问题;再有,“读”的本身对考生来说并不陌生,也是容易下笔的。所以2006年安徽高考作文,于考生于社会,都是比较适中口味的。


2006年自主命题的基础上,20072008年安徽作文变了一下脸——连续两年采用命题作文的形式。这种回归传统的做法是必要的,也符合全国各省份作文回归传统的大形势,这也体现了命题老师的良苦用心。两篇作文题都关注了社会热点,紧扣时代脉搏。2007年,全社会倡导“学会感恩”的道德建设主题,《提篮春光看妈妈》明显跳动着一颗回报“妈妈”的感恩之心。2008年,重大雪灾和”5·12”汶川大地震留下了许多感人的故事。安徽《带着感动出发》的作文题抓住了时代的最强音,体现了“文以载道”的人文精神。两篇作文也都洋溢着浓郁的抒情色彩。2007年,《提篮春光看妈妈》是一个连动式的比喻性作文题,有象征意味,其中两个比喻点“春光”和“妈妈”很重要,对于“春光”和“妈妈”的阐释又具有多义性。“春光”可以是孝心、感恩的心,也可以是奉献的情,还可以是取得的成就、成功的经验或奋斗的历程等美好的事物。“妈妈“可以实指自己的妈妈,也可以虚指老师象妈妈,党像妈妈,祖国像妈妈,地球像妈妈等。题目“提篮春光”,“看妈妈”又存在着一定的目的关系。即“提篮春光”的目的是去“看妈妈”。正是这种目的关系很好地体现了“孝心”、“感恩”、“回报”的时代主题。2008年安徽作文有两个注意点:“感动”和“出发”,其中“出发”比“感动”重要。“感动”是一种心态,“出发”是一种姿态,姿态比心态重要,在心态和姿态之间,流淌着生活的河。这条河里,流淌着考生将要叙述的事,考生叙述的时别忘了抒发让自己“感动”的清。因为有雪灾和汶川大地震的重大时事做支撑,所以2008年的安徽作文比2007年的要好写一些。但要写好也不容易,因为作文题的重心在“出发”上,仅仅拥有大量“感动实例而不会处理“出发”也是不够的。


连续走了两年命题作文的路子,2009年安徽作文采取的是新材料作文。


2009年,新材料作文发展已经比较成熟,安徽在第四个年头首次采用这种命题形式也是比较合理的。再看2009年的安徽作文题“弯道超越”,它是一个由赛车运动逐渐扩展开来的新词新语,属于老师平时常说的词义扩大,这个作文题考生如果能抓住“弯道超越”的引申义生发开去,不过分拘泥于赛车运动应该是好写的。


在话题作文逐渐淡出高考舞台,命题作文已连续两年被采用的形势下,2010年安徽命题专家选择了旧材料作文。而且这个材料很特殊,是清代绝句,诗歌语言明白晓畅通俗易懂,考生理解应该没有多大难度。需要说明的是,以诗歌作材料在高考作文史上是比较少见的,古代诗更是少之又少。从这一点来讲,2010年安徽作文选择诗歌是一次大胆尝试。可这个尝试在安徽自主命题五年来遭遇的指责是最多的,也是最猛烈的 。我认为1200年安徽以古典诗入题没有错,这种大胆创新改革精神是应当肯定的,但错就错在这首《吴兴杂诗》不适合作高考题。原因有二:一、这首哲理诗对文理生来说存在很大的不公平。文科生容易,理科生难,800字的作文写完了,许多理科生还在云里雾里,不知道自己扯的什么理。2010年同样一所学校同一老师所带班级,文科班的平均分数远远好于理科班,原因就在此。二、就是哲理误了事。试想,高考考纲仅要求高中生能写一些浅易的议论文救可以。可《吴兴杂诗》是一首哲理诗,从实例分析哲理对一般的高中生来说还可以,可要用哲理说明道理,那就犯难了。所以,2010年安徽高考作文,要么审题不过关,要么陷入空洞说理的泥潭。这种现象不是新高考所需要的。


2010年指责太大,2011年难度降低。,


从命题形式来看,2011年安徽高考作文再次回归了传统,采取命题作文的形式。题目本身,“时间在流逝”是一个普遍性命题,任何考生都熟悉,中小学教材也反复出现过。如孔子的“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’,“朱自清的《匆匆》,曹操的《短歌行》等等。所以在审题上没有什么难度,而且也感觉有话可说,有话说学生就认为容易,能不能说好他们则不太关注,那是区分度问题 。“时间在流逝”的区分度在于把握时间的厚度,只有把握住时间的厚度,文章才能显出光亮。


最后,以我近期读魏书生的《班主任工作漫谈》中的几段文字作为这个题目的注脚。


时间在犹豫中溜走,时间在拖拉中溜走,时间在自我原谅中溜走,时间在不知应做什么中溜走。


用果断抓住它,用雷厉风行抓住它,用自我折磨抓住它,用严格的计划抓住它 。


抓住它,制服它,它就向你进贡,给你知识,给你物质,给你财富。


放过它,屈服它,它就向你进攻,给你愚昧,给你贫困,给你痛苦。给你失望。


所以,2011年安徽作文是六年来评价最好的一次。

《2006——2011年安徽高考作文面面观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